HCL

咸鱼养殖场。

距离神线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紧急一波大背景毒奶完善一下。我越说越觉得这设定很能自洽。

与女朋友的大背景猜测。

是这样的,脚本打了一手好牌。几句话将我从各种坑里拔出来丢回永7丢回赛斯这个墙头。圣人太好吃了,谢谢。
那句来追我吧我的心脏碎一地拿不住。
感谢伊斯卡里奥君心直口快想啥说啥,赛斯成为神职者的未解之谜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揭了。我能脑补千字人物分析我甚至能自己补出一个长番外。
我只想知道这么一个圣人为什么会是不良,还是说他本来就不良圣人只是他的潜在特质。

看完守夜人之后,回头再一看前面笑眯眯地跟指挥使形容伊萨克像小狗的赛斯。
背负着他人的期待而活的他挺直脊梁站着,挺起了胸膛。知道自己该知道的一切,哪怕会产生疑惑,但心中一片清明澄澈。
上级的位置在这,他赛斯的位置在那,指挥使的位置则是在——
...他不越过、不多拦...

向着全世界我只呐喊一句话。
megalo box的ost,太好听了。

琪异果沒果酱:

啊!

晴泽:

热烈庆祝本群晏赛晏合志终于咕出一宣!
可喜可贺!大吉大利!
如果阅读中不幸引发了任何暴力倾向请不要殴打我,一切都是 @大黄 的锅!内容是他写的!沙雕表情是他涂的!打系他打系他∠( ᐛ 」∠)_


中央庭农业互助合作社目前确认参本社员:

 @如何向死兔子讲解绘画 

 @Cha 

 @浊骨泥胎 

 @HCL 

 @司涧,字临渊 

 @Splatoon2同捆版啥时候有货啊_(:3」∠)_ 

 @李嘲风_ 

 @墨阙如安 

 @冰梦·风评被害·蝶樱子 

 @念荼 

 @宁木debak 

 @片纸桑 

 @Serendipity 

 @王白花 

 @劫灰飞尽闻一笑 

 @零度 

 @一二 

——————————还有更多知名不具咕咕咕

偶尔开一次lof突然被信息震到,这才想起还有合志……

晴泽:

热烈庆祝本群晏赛晏合志终于咕出一宣!
可喜可贺!大吉大利!
如果阅读中不幸引发了任何暴力倾向请不要殴打我,一切都是 @大黄 的锅!内容是他写的!沙雕表情是他涂的!打系他打系他∠( ᐛ 」∠)_


中央庭农业互助合作社目前确认参本社员:

 @如何向死兔子讲解绘画 

 @Cha 

 @浊骨泥胎 

 @HCL 

 @司涧,字临渊 

 @Splatoon2同捆版啥时候有货啊_(:3」∠)_ 

 @李嘲风_ 

 @墨阙如安 

 @冰梦·风评被害·蝶樱子 

 @念荼 

 @宁木debak 

 @片纸桑 

 @Serendipity 

 @王白花 

 @劫灰飞尽闻一笑 

 @零度 

 @一二 

——————————还有更多知名不具咕咕咕

赛斯晏华大学就认识。我人生圆满了

再次致歉占tag。
各位アイ空沼民,要不要聚在一起抱团取暖。
商业互催可能有几率催生粮食的诞生。再不济好歹我也能翻墙激情喂粮给你们……养活一家老小jpg
欢迎加入アイ空南极科考队,群聊号码:453190899
另外!并不仅限于艾因左空右,逆过来的情况也可以!反正都是冷cp一家亲……。
我就先收下cp tag首杀——晚些看情况考虑产粮...

占tag致歉,但我想寻找一下同好。

可以说很想吃了,アイ空。
机凯种全连结指挥体x空……第九卷卖一大口糖吃的我差不多快噎着。可惜我周围小圈子大多数都是啃女性向作品而非男性向,更何况是后宫向……。国外p站推特这对虽然有粮但也可以想见北极圈的程度。每天抓着一点粮磕得昏天黑地,啊、这便是吃冷cp的滋味吗……

话说回来,这对真的也太可爱了吧。看似年上实则年上但就算是年上,最终在精神上仍然有年下的气氛在。是空白二人推动了机凯种,让他们不再沉浸于过去之中。也同样是空将他们推开,把包含艾因兹希在内的机凯种们推上绝路,以至于不得不坦白自己的想法,正视事实。
但也正在那个时刻、空白最终也继承了意志,而机凯种也找...

他胸口盘踞着龙的纹,一吐一吸间起伏。双腿间挤入他人的膝,拂开赤红的腰坠,衣料紧密贴合着摩挲。喘息间热气融化在鼻息相闻的咫尺之距,神官像是被裹在蛹内,灌下满腔满肺尽是恋人的吐息。
蛹收缩着贴合,手套仍然完好,神之头脑从布料与皮肤的缝隙侵入几指,汗珠覆在赛斯掌心,晏华的手指沿着他潮湿的掌纹走。
一寸寸抚摩,向深处,将欲望操纵在股掌之间。

——

有关新衣服的脑补,不会画画但实在想分享就只好写了。我一直觉得赛斯那个手套是很社情的点……戴手套不就是为了让人伸手指进去一点一点压着掌心摸吗。……

希罗线棋盘结局感想。
严重剧透&个人看法&万米粉丝滤镜
这一回打完我差不多也要翻墙进希罗沼了……

不带tag腿一下给女朋友的生贺
晏赛晏向,给晏华的小情书,有捏造情节。

在那些漫长而没有边际的时间之中,你无数的疑问我都用笑容淹没了。我不打算找麻烦,也没有故意在战斗前分神,我听过你的战前会议,知道你那些看似疯狂的计划,曾在最后一刻为你圣光普照。而在那些冗长得没有尽头的说教之中,我只是在想,你该如何露出笑容,对这世界与我。

相识的时候,你比我大四岁,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将傲骨的尊严一寸寸拼筑成笔直的脊梁。我从自己凌乱发丝的缝隙间管中窥豹,只觉得分外正经的人也往往分外可笑。
最早时,我在战斗中东奔西跑,肆意打乱所谓严密的部署。等你追上前来,蛰伏在严厉之中的真谛仅是絮叨。我高举的神杖下,你第一个说...

不偏不倚
赛晏赛无差超短打,无关联片段不定期更新
日常粮食向,糖和小品合起来简称小甜品。

第一次赛斯吃的是面。

那前他刚从鬼门关走过一遭回来。医院是独属于医生救死扶伤的战场,但怪物不一样,全世界每个角落都是它们的战场。一场偷袭来得始料未及,医院内从讨伐区走着跳着架拐回来的神器使们都不得不咬咬牙又起来拼一遭。事后城市政/府方的重建倒怎么也快不来,没有多余病房的大家只好让位给人民,拖着身子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赛斯忽悠完几个想找他开治疗的小伙子,再扭头一看才看见旁边老搭档吓人眼神。他心下一惊就沿着那视线望过去,哎哟,是政/府蜗牛施工队。高级人情雷达嗡嗡作响,于是,为了守护这位中央庭未来中流砥柱的型男人...

赛斯皮肤!!!!!!大家新年好!!!新年好!!!!!!网易爸爸我爱你!!!

晏赛晏无差!光出脑洞不出粮的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次我带着我跟埃菲尔铁塔一样厚的滤镜脑一下刀。
虽然之前秉承着冷淡淡然都是失控好吃,但是最后我的角色粉滤镜战胜了萌点……。

从我的角度来看,要是经历什么生离死别的话,这俩人应该都会展现出一种意料之外的坦然。
因为各自对这个世界看得有各自的透彻,无论谁死都一样。既然头顶黑门,足踏大地,那这就是闭口不提的注定。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之后的生活。
先撇去二人接连死亡的结局不谈,如果两个人其中一人有幸见证这场战争结束的话,那么没有眼泪,也没有痛悔,生活一定还是会照过。

晏华会在去超市买酒时多拿一瓶,直到买单时才发现,但还是会付账买下。
至于赛斯的话我更倾向于想象几十年后的神官,他仍笑眯眯的,拿了抽屉里积了点灰的单片眼镜就给小孩讲故事,省去个中细节,记忆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这可不好说呀。我再也没见过那样的神枪手了。”“但我终将再次见到他,待我蒙主宠召。”

不在今后的日子中彼此相忘就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好了。那些浅淡的怀念都沉睡在生活的点滴之中。

插播有关赛斯死亡刀部分晏华心态的自我理解。
我想,他应该是将自己的人生清楚地规划好的人。从头到尾计划好,可中间杀进来神官这个变数。他便入了歧路。
日后,黑门关闭,神官走后,他的人生就逐渐回到了正轨。但当回首去看漫长人生,这一路走来,最绮丽的风景都在那条歧路上。
那些是有了他才能看见的景色。
但感谢不会、也不需要说出口了。

补完了!补完了!我!补完啦!!


个人脑洞,想了一下还是不打cp向tag了不然搞不好会被打爆。

有关赛晏赛的左右向。
其实我觉得互攻最好吃……。心理上赛晏,行动上晏赛。
两个都是挺聪明的人,各自有主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东西。之所以是神官左的话那就是性格特质使然了,并不是指他会特别主动,而是心态上会更加有一种攻方的好整以暇在。晏华虽然聪明吧,但要是有恋爱了那他们俩之间先发觉的应该是赛斯。两个聪明人,谁先发觉谁就顺势去占主导了,反正也相信对方逃不出去。
至于行为上晏赛,是因为觉得就以晏华那个自尊怎么说都会让他有要当攻方的潜意识在的。而赛斯,赛斯他:上下都ojbk嘛舒服就好是你就行!我躺喊666。
这就,结了。

最后,我好想吃日常小甜饼,饼里没毒的那种……。
赛斯去晏华家那边死皮赖脸蹭饭的日常。家政属性男的晏华我磕爆!!!!
赛斯的话,一看就是那种顶着泡女收银员的噱头去便利店的,实际上根本就不会做饭。……我真的是赛斯迷妹,相信我。

晏赛向。
不好意思一直吃,所以产了粮。
请将就感受一下我对太太们的敬意。

宿敌十五题节选。


cp*妖精国宿敌组(勇猛x舞剑)

*节选,一些特别不擅长的题就去掉了
*不好吃的大腿肉,为自己那个嚷嚷着要吃粮的宿敌割的
不过如果有人愿意顺道收下这份安利的话就太好了,这俩人超可爱的。
废话如上。

1.初遇时的互不顺眼

她冷色调的发色令人生厌,名为斯伽罗鲁的种族迂腐而庸俗。
他暖色调的发色令人失望,名为伽蓝朵鲁的种族怯懦而狂妄。

3.哪怕是我的对手,也要是最优秀的

“....剑技真差,你肯定怠懈了两周,就这样还想和我较量?”
她高高扬起的下巴咋看上去曲线真的有点儿漂亮。不过撇去这莫名其妙的感想不说,她真的没觉得自己说的话像什么宿命对手一样吗?能坦然说出这种话是斯伽罗鲁的风俗么。脑海中浮现如上想法的伽蓝朵鲁的后代还...

阳光璀璨,他是灼烧人心的太阳。
眼中盛满晨曦的光芒,那是盛满希望充斥未来的宇宙,朝圣者所能见到最后的最后。
他踩过稍纵即逝的繁星与光阴,没有方向,光的目的地在何处呢?
隐匿于光芒之中却又将时代与生命视若黑暗的人们啊,我说——你们有谁看见他了?
夕阳下有碎芒随着那飞扬的发丝飘零,那些成片成片的小麦田。真正的勇者就在这儿,他是平凡而浩大的温暖,阳光中最惬意柔和的一捧。
“我只是来找我的朋友而已。”他如此告知被拯救的世界。 

现在,你们有谁看见他了呢?


阿鲁巴小天使生日快乐!这么晚才放生贺我文笔质量还低成这样也心塞。顺便带上 @战无渣星 飞,星...

御堂筋翔的心里有个玻璃罐,被他自己牢牢锁住,装有黄色和葵花的玻璃罐。
有一天,那个玻璃罐被一名叫小野田坂道的少年掀开了,金色的向日葵从黄色的土地中茂盛的生长出来,钻出罐子,溢满了御堂筋翔。

© HCL | Powered by LOFTER